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2章 畏罪自杀(4)(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帽檐下一道凌厉的视线直逼而来,王丙升心下一慌,转念一想,对方不过就是一个少年,他有什么好慌的,轻咳一声掩饰刚才的慌张,王丙升大声回道:“是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些只是你的猜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先被人勒晕再吊上去的?!”他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能耐!

证据?卓晴冷笑,豁然起身:“我让他告诉你们,证据在哪里!”

他?众人顺着卓晴的眼光看去,正是躺在地上早已经僵直的林博康。明明就是一具死尸,他要怎么告诉他们证据在哪里?!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自出的后退了一步,除了一脸安然的楼夕颜。

“先说死者的死因。”卓晴指着尸体的颈部,对着墨白说道:“把他的脖子抬起来。”

他还真当他是下人了!墨白心里暗暗嘀咕着,手却有些不由自主的按着卓晴的所说,轻托起林博康的颈部,脖间的褶皱打平,死者脖间的勒痕清晰可见。

“死者身上没有其他明显的致命外伤和中毒迹象,窒息征象明显,死因确为腰带绕颈,窒息而死。”卓晴才刚说了一句,王丙升立刻轻嗤一声,这和他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同,故弄玄虚!

不与他多做争辩,卓晴蹲下身子,指着死者颈部的勒痕,冷声说道:“死者颈部有两道勒痕,自缢而死也有可能出现两道勒痕,勒痕一般边缘较整齐,且舌骨和喉骨很少发生骨折。但死者的两道勒痕则完全不是这样。一道位于甲状软骨下方,与身体平行,这道勒痕正是凶手勒晕死者时造成的,由于死者拼命挣扎,所以勒沟处表皮剥落、皮下出血,这道勒痕深而明显,呈现暗黑色;另一条勒痕是凶手将死者悬吊在房梁上造成的,这时死者已经没有了意识,勒痕浅而淡。死者颈椎棘突骨折明显,正是因为他曾被强大猛烈的暴力绞勒颈项的结果。”

楼夕颜走进大牢,细看死者颈部,的确如卓晴所说,两条勒痕一深一浅十分明显。

吴志刚极不情愿,也不得不悻悻然跟了进去,狠狠瞪了王丙升一眼,吴志刚暗骂,这个蠢材,到底谁才是仵作!

接收到吴志刚的瞪视,王丙升猛然回过神来,难怪刚才这小子这么嚣张,原来确有些本事,努力思索了一番,王丙升咄咄逼人的反驳道:“若是被勒死的,死者颈后应该有勒痕相交的痕迹,他脖子后面明明没有!脖子上出现深浅不同的两道勒痕,也有可能是他在临死之前挣扎造成的!”

“把他的上衣脱下来。”卓晴说的很轻,却仿佛在隐忍着什么,墨白缓缓抬头,只见卓晴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几次之后,卓晴终于还是站起身,对着一脸挑衅的王丙升,冷声说道:“你根本不配做一名验尸官!”

王丙升暴怒:“你说什么?!”他在应天府做仵作这么多年,验尸无数,这小子自以为自己懂得些门道,就敢说他不配!

“作为验尸官,你是唯一能为死者说话的人,他在用他的身体告诉你,他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他在死亡过程中经历了什么!而你,完全忽视!甚至都没有仔细检查过尸体的每一处伤痕,每一个细节就武断下结论,就因为你的一句话,他有可能死得不明不白,凶手也将逍遥法外!”

她可以容忍一名法医的业务水平不高,所有的知识和经验都是可以学习和积累的,但是她不能容忍,身为法医,态度散漫,工作马虎,还强词狡辩!

平静而又冷淡的声音,在大牢里响起,不仅仅是王丙升被说得脸红耳赤,楼夕颜也是心中一震。此时的他和初见时的他完全不同,初见时他有些冷傲,有些狡黠,现在的他,坚毅而执着,冷静而深沉,他真的是自己原来以为的十几岁的少年吗?楼夕颜疑惑了。

“夫君,你死得好惨!”牢房里瞬时间安静的有些吓人,直到一道悲戚的哭喊声让众人回过神来,墨白已经将林博康的衣物褪去,胸前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不少,有些已经愈合,有些才刚刚结疤,虽然都是旧伤,但是此时看起来,依旧狰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