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20章 短暂的幸福(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两个人在谷里幸福地生活着,丝毫不知噩运即将到来。

“主子,主子……”漆黑的夜里,冷宫那边突然传来凄厉的叫声,如果不知道的人在那时在那经过的话,可能会以为自己碰见鬼了。

依旧是那个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可是,此刻,她却已经取下了本来盖在脸上的黑纱,原来,原来她是皇后。

在不远处,几个大汉正疯狂地鞭打着一个小宫女,在皇后的脚边,跪着一个披头散发,衣闪不整的女子,这个女子,紧紧地抓着皇后的衣角,苦苦地哀求着:“主子,主子,求求你,小草还那么小,请……请您……放过她吧。”她一边说着一边磕着头,本来光洁的额头上,已经血肉模糊。

“要哀家放了她?”皇后一脚踹开菁菁,冷笑道:“可以,只要你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

菁菁一怔,她挣扎了好久,她真的真的不想伤害沫沫啊,每次想起她那天真的笑容和直爽的性格,她就不禁地想要去保护她,这些天来,她刻意地避着皇后,她不想去伤害沫沫,溯王爷和她在一起,她会幸福的。菁菁想着,可是,不远处,小宫女的哭喊声深深揪着她的心,现在,受苦的,是她的亲妹妹呢!她痛苦地抱着头,两个,她都想保护,可是,她只能从中选一个,选择,真的是世界上最难的事了,现在,友情,亲情,正摆在她的眼前,让她选择。

皇后见菁菁犹豫着,向不远处的几个大汉使了个眼色。那几个大汉立刻狠狠地鞭打着已经遍体鳞伤的小宫女,小宫女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弱……

“怎么,只是相处了那么几天,你就对她这么衷心?就连自己的亲妹妹也可以不顾了吗?”皇后的面容已经扭曲,林沫那个贱人有什么好,居然有这么多人对她好?

“主子,主子……”菁菁哽咽着,眼看着小草已经气息奄奄,昏死过去,心里一横,“主子,请您放了小草吧。”说罢,便向一旁的破败的柱子撞过去,“就当,就当奴婢对不起您吧。”

可是,就在菁菁撞向那根柱子的时候,自皇后身后突然闪出了一个娇小的身影。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菁菁拼命地挣扎着,可奈何那人的力气实在是大她许多,她的挣扎只是徒让自己增添了疼痛。

皇后大步走过来,反手就给了菁菁一巴掌,“啪”地一声,寂静的夜空,清脆的巴掌声传来,可想而知那一巴掌是多么地痛。

“贱人,哀家当年既救了你的命,你就该对哀家效忠,居然,居然敢违背哀家的旨意去寻死?”皇后气得浑身发抖,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丫头竟然敢这样违背她,而且,而且还是为了她最痛恨的人---林沫。

“不要以为你死了就一了百了,如果你不去做这件事的话,哀家可以跟你说,你的妹妹绝对没有好下场。”皇后说着,脸上露出残忍的笑。

“主子……”菁菁有些绝望地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待人怎会如此不公,定要叫我干我不愿意的事情吗?

泪,涌得更多了,和着她的血,缓缓流下,已经分不清,没、哪里是泪水,哪里是血水……

“哀家不喜欢等待,记住,给你三天时间,你要再不办好哀家交代的事情,那么就休怪哀家没有事先提醒你。”皇后一挥手,菁菁顿时被抛在地上。

不远处的大汉抗起小草,紧跟皇后而去。

菁菁留在原地,只感到好冷好冷……

“真是一群废物。”云翼将手中一只前不久外族刚进贡的上好瓷杯摔在地上,溅起的茶水还是滚烫滚烫的,跪在地上的任由这滚烫的茶水倒在身上,不敢言语。

“不就找两个人吗?都找了那么久了,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云翼怒喝着。虽然表面上很生气,可是,他也知道,他派出去的人都是尽力了的,据他的眼线汇报,城中,近日并无可疑人物出入,所以,他断定,云溯和络络一定尚在城中,可是,他派了那么多的人前去寻找,却是没有任何消息。云溯,该死的,你究竟和络络到哪去了。

底下的人默默地承受着皇帝的怒气。

“算了,下去吧。”云翼挥挥手,有些疲惫地揉揉自己的头。这几天来,为了找沫沫,他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过了,晚上,他就一个人来到晚情宫待着,自己骗自己络络还在,虽然他明知她早已不在,白天,他还要对付丞相的需情假意,云溯走了后,什么事,都得他自己来了,丞相已经对他起疑了,只怕,他盼了好久的那天,要提早来了。对与那一天,他是稳操胜券的,他只是,想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原本,他多希望在成功之后,能与他最爱的那个人一起分享这喜悦,可是,如今,伊人,在何方?他轻轻地叹息一声,窗外,枯叶凋零,眨眼,已经秋天了。

“溯,我们就这样一直在这里不出去了吗?”清晨的微风吹来,沫沫站在小溪边,看着前面一身红衣的男子,额前的碎发飘落,显得懒懒地。此刻,他正叼着一根野草,躺在还带着露珠的草地上。

“这样不好吗?没有什么人可以来打扰我们。”云溯笑着说,看着沫沫的眼里透着是柔柔的情意。

“我们就这样走了,云翼,他,他会放过云府吗?关伯会不会有事?”沫沫说着,其实,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想问,她想问云溯是不是知道血玉镯,虽然,走之前,她想过这个问题,她也曾决定不管结果如何了,可是,这几天的生活竟然让她留恋了,她不想离开云溯了。每次夜深的时候,当云溯搂着她早已入睡。她就在想着,要是云溯是血玉镯的主人那该多好啊,那样,他们就可以一辈子快快乐乐地生活了。可是,她不敢问,怕云溯的答案不是她想要的。

“放心。”云溯此刻已经自草地上起身,搂住沫沫,他再怎么,也不会对关伯怎么样的。“来到了这里,你什么也不用想。”云溯炯炯的目光看着沫沫,“你现在要想的,只是我。”突然他这么说。

“你……”沫沫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理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