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9章 出逃(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你真的那么想走?”菁菁又问道。

“是的。”沫沫点点头。

“那……”菁菁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点了点头,“那好吧,我……我帮你。”

最后一天了,远处,夕阳正渐渐西沉,傍晚的天,很澄澈,空气里传来淡淡的花香。

按照南临的规矩,新人结婚前一天是不能见面的,所以今晚,云翼不会过来。

天,渐渐暗了,晚情宫内,已经早早地燃起了花烛,整个宫殿,早已经披上了一层红纱。到处透着喜气。

沫沫早早地打发了随侍的宫女太监们,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宫内的一切,到处都贴着大红的喜字,这本来是该让人高兴的,可是,在沫沫的眼里,这颜色,深深地刺痛着她的眼睛,还有,她的心,不知道明天一早,当云翼发现她不见了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该是很生气,很生气的吧,自己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居然敢在她的大典前逃跑……云溯呢?也会发狂地找她吧,对明天的典礼,他一定是志在必得吧,这几天来,听宫里的人说他再也没进过宫,一直待在宫外的云府。宫里这几天都在传说是因为秦妃的关系,云翼才不让云溯进宫的,那晚的事,虽然,云翼后来下了旨不准在场的人说出去,可是,皇宫是什么地方,更何况,又是这样的事情,她苦笑着。云翼,对与你,我真的只能说抱歉了。

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窗外残缺的新月想着。

“叩叩叩。”左边的窗子外终于响起了让她等了好久的声音,菁菁,终于来了。

果然,一开窗,她就看到菁菁拿着她吩咐准备的东西,她想先给菁菁来一个大大的笑脸,菁菁,真的很好呢,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帮她。可是,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能接过菁菁伸进来的手上的衣服迅速地进里面去换。

看着沫沫消失在屏风后,菁菁的眼里闪过一丝哀色,她不知道她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伤害沫沫,可是,她可以吗?从一开始接近沫沫,她就是有其他目的的啊,更何况,更何况,她还有她想要保护的人呢。

沫沫迅速换好衣服出来:“菁菁,我们走吧。”沫沫说着拉起菁菁就走,这次,她是真的要离开了,以后,再也,再也不回来了。

南临宫内的守卫很严,但沫沫为了自己能顺利逃出去,早就做了好多准备,所以,她和菁菁两人躲躲闪闪地走着,一路上,虽然差点被发现,可总也算是有惊无险。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皇宫的门口,菁菁塞给沫沫一块牌子,又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切给沫沫,交代道:“沫沫,你要小心,这块牌子,是以前公公给我的可以出宫的牌子,一会侍卫问你的时候,你就只要把它给他们看好了,不要出声,知道吗?我没法陪着你出去了,出宫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菁菁,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冒了那么大的风险,谢谢你这么帮助我。”沫沫哽咽着说,她的手紧紧地握着菁菁的手,她知道,这一别,有可能是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她突然想哭,可是,她不要哭,所以,她强忍着快要落下的泪水,很努力很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

“再见,菁菁。”

“再见,沫沫。”

虽然说的是再见,可是,她们心里都很明白,这一别,很可能就是永别。

夜晚的风呜咽着,见证着这次的离别。菁菁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她们离别的地方。她,还有其他的是要做呢。

沫沫很快就出了宫,她回望着夜幕中依旧星火灿烂的皇宫,再看看前方辽阔的天地,甩甩头,大步向前走去,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

紫竹院内,地上,跪着一个小小的宫女。

“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云翼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怒气。

“回皇上,奴婢知道,奴婢以奴婢的性命发誓秦妃真的跟着溯王爷出宫了。”

“哼。”云翼一把将自己手中的奏折摔在地上。溯,枉朕是那么相信你,给你这个机会,谁知,谁知你居然给朕来这套。那好,那就不要怪朕手下不留情。

沫沫正一个人走着,古代的晚上不像现代,在这个时候,家家都进入了梦乡。大街上,空荡荡地,什么也没有,沫沫走得累了,她想找个地方投宿,可却没有地方。她只能漫无目的地走着。

“沫沫。”突然间,自她身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好熟悉。

沫沫一转头,一下子懵了:“溯……”她迟疑着喊了声。

“真的是你。”云溯高兴地一下将她搂进怀里。

“溯,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里?”沫沫疑惑道,她逃出宫来的事除了菁菁和她自己,就没人知道了,可是,为什么云溯会在这里呢,是巧合,还是……

“幸好,幸好我来了。”云溯一把搂住沫沫。仿佛很庆幸自己做的决定是对的一般。也许是因为沉浸于找到沫沫的喜悦中,他并没有回答沫沫的问题。

“溯,放开我。”沫沫只好提高声音说道。云溯的到来她本应该高兴的,可是,她却没有,云溯出现在她面前带给她的不是惊喜,云溯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巧合,“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讨厌看到我吗?”云溯脸色一暗。月光如水,洒在他的身上,沫沫看到本来一向极爱干净的他,光洁的下巴上居然也有了胡子渣,整个人看起来也憔悴了不少。

“先别说这个,你怎么会在这?”沫沫问道,不问清楚,她的心就一直七上八下的。

“昨天晚上有只信鸽飞入云府,说让我今夜在此守侯,不然会后悔终身。”云溯说得有些激动,“幸好,幸好我来了。不然,我是真的会后悔终身了。”

“信鸽?”沫沫皱眉道。昨夜就有人知道她今天要出宫的事?她的心不禁慌了起来,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云翼他会不会,会不会也知道了?

“你不用担心,既然你出宫了,我就会把你带走,到一个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地方去。”云溯好似看出了沫沫心里的想法,轻轻说道,“我带你去一个只有我们的地方。”

“溯……”沫沫还要说什么,可是,檀口已经被云溯封住。一时间,唇齿纠缠,沫沫反抱住云溯。回吻着她,本来,在今夜,她就要跟南临的一切说永别的,可是,云溯的出现打乱了她的计划,扰乱了她的心神。云溯对她的深情让她感动,那么,她是否也可以为了云溯来一次逆天?管它什么血玉镯,管它什么缘订今生?为自己做一次主?算了算了,一切都还没走到末路,现在,就让她放纵自己吧,她想跟云溯走,跟他在一起,要是那个什么血玉镯的事情是真的话,那么,她就更应该好好珍惜现在和云溯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如果……真的要死……那至少,至少,也要有个甜蜜的回忆……

沫沫走后的第二天,南临皇宫传来一个消息,因为秦妃娘娘病重,因此,本定于那天举行的封妃大典将推迟举行,又因为秦妃娘娘的病实为罕见,皇上派了自己最倚重的溯王爷前去别处走访名医。

皇宫内

“什么?哥哥,哥哥他真的,真的……”云娜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端庄的皇后。她怎么也想不到哥哥竟然会连夜带着沫沫离开,甚至,甚至,连她也没告诉。

皇后则是一脸心急地看着云娜:“公主,你,你真的不知道云溯和秦妃去哪了吗?这几天来,皇上吃不下睡不好,整天为了寻找秦妃的事情烦心,虽然,他不说出来,可哀家真的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啊。”皇后继续装着样子。

“可,可皇兄不是说秦妃是病重,而哥哥是被派出去找神医了吗?”云娜因为上次云翼罚她的事情已经一赌气好几天没回宫了,所以对这几天来宫里发生的事情都不清楚。云翼倒不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他早已在云娜身边暗中安排了好几个高手保护她,她这几天去了哪里,他自然是知道,他本来想好好惩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的,居然,居然连那样的地方也敢去,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心思来惩罚她了,为了找络络,他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了,甚至,甚至连这几天丞相的势力又开始大规模地活动了也不关注了,他在意的只是--什么时候才能找回络络,他基本上把他们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可是,却是什么也没找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