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8章 协议(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溯王爷?”皇后缓步来到前面,很惊讶地看着紧紧搂着沫沫不肯放的云溯,看着眼前这一幕,她身上感到一阵微寒。那么多年了,自她进宫以来,她从未忘记过的那个男子此刻深情地望着的人,不是她,不是她,他抱着的是另外一个女子,而那个女子,不仅夺走了她一直深爱的男人的爱,同时也带走了她名义上的丈夫的心,这,怎能让她不恨?让她不怨?她自问自己没做错过什么,可上天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当年,是她的错吗?不是,不是啊。她强忍着自己的泪水。装做什么事也没有款款来到众人面前。

云翼正恼火地看着眼前两个人,这情景,仿佛就像是自己要活生生地将他们拆散一般。该死的云溯,人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尤其是男人的忍耐限度,试问,有哪个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依依不舍地能保持沉默?哪怕,哪怕,那个男人是自己最疼爱,最信任的弟弟!!!

“你就是秦妹妹吧?”皇后调理好了自己的情绪,顿时又变成了那个在世人面前温婉大方,贤惠无比的皇后,可是,在她看向沫沫的那刻,她的眼里那一闪而逝的恨意和狠色却是真真切切地。

在皇后看向她沫沫的那刻,沫沫猛地打了个寒颤,她知道,这下,她是真的成了皇后的死对头了,皇后,绝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她。

“溯,你还不放开朕的秦妃?”云翼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怒火,不让它当场爆发,他不想把自己和云溯的关系搞僵,毕竟,云溯是他的好兄弟。

皇后温婉地笑着,但这温婉的笑容后,却是暗影重重,让沫沫看得害怕,云翼阴沉的脸此刻没有任何表情,却比皇后的笑里藏刀更让人害怕,一股浓浓的硝烟味在云翼和云溯之间蔓延着。

“我就是秦络络。”沫沫拼命地从云溯怀里挣扎出来,回身对皇后道,虽然她在云溯面前已经承认自己就是林沫,可是,在其他人眼里,她还是秦络络。

“果然是倾国倾城,好一个绝代佳人啊,哀家真是自叹不如,也难怪皇上这么疼妹妹了。”皇后似乎没看到眼前的一切,夸着沫沫。但在有的人听来,却是句句刺耳。

“够了,皇后。”云翼冷冰冰的声音传来,“络络你也见过了,如果没事皇后就回寝宫吧。”

“皇上?”本以为云翼看了眼前这一幕会暴怒,而云翼是绝不会惩罚云溯的,云溯不仅是他的亲兄弟,更是他的得力好手,这么多年来,要不是云溯一直在帮着云翼处理朝政,只怕,只怕,她的爹爹早独揽大权了,所以,云翼要泄恨的唯一方法就是惩罚秦络络呢个小贱人了。没错,刚刚离开的那个黑影正是自己安排着监视秦络络的,她夺走了原来属于她的那么多东西,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防国她,哪怕,她可能会因此破坏她多年来一直在世人面前展示的形象,为了爱,有的女人,往往可以不顾一切地做出疯狂的事情,皇后,就属于这样的女人。

所以,她不解地看着云翼,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个丫头出现后,皇上,也变了很多呢!一直对事物抱着平淡的心态的他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喜怒哀乐,但这些,并不是为了那个传说中的女子,而是为了这个眼前的女子,她恨的女子。秦络络。哀家绝对不会放过你!!!可是,她表面上还是洋溢着笑容,似乎是真的为云翼纳妃而感到高兴:“恩,也好,臣妾也正好累了,皇上,那臣妾告退了。”转身的时候,她恨恨地看了沫沫一眼。

“溯,夜深了,你也该回去了。”此刻,晚情宫附近空阔的花园里,就剩下了云溯,沫沫,以及……云翼。

两个男子都深爱着她,沫沫夹在中间,很是为难。

“皇兄,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求过你,我只希望这次,你能成全我们。”云溯突然下跪,沫沫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继而,她感到的是痛心,男儿膝下有黄金,没想到,云溯竟然会为了她向云翼下跪,他本可以不这样,他有多么自负,他有多么骄傲,而如今,这个人,居然,居然为了她,向另一个人下跪了。云溯,你可不可以对我坏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给我个机会,让我可以毫不介意地离开?我和你,是不可能的啊,沫沫的心里苦苦地。她突然恨起了那个与她缘定今生的人,既然定了今生,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来找她?非要等她爱上了另一个人后才会出现吗?和你情深的是前世的我,不是今世的我啊。

“溯……”好一会的沉默,夜风中,明黄色的龙袍轻轻摇曳,似乎经过了千年万年般,云翼开口了:“对不起,溯,朕什么都可以给你,可,唯有她,朕,不想放手。”

沫沫心里一震。

“可,皇兄,我也不想放。”依旧红色的长袍,在寂寂的夜空,妖冶得像彼岸的曼珠沙华。云溯丝毫不让。

“溯,如果你真的要这样,那就在大典那天光明正大地来。”云翼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他不露声色地来到一直站在云溯身边低着头不看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女子的旁边,不顾她的惊讶,轻轻拉起她的手,“要是那天你能带走她,那么,她就是属于你的,朕保证,再也不会插手,但……”云翼的神色有瞬间转为严厉,“如果你现在或者在那之前带走她,那么,朕发誓,无论你们走到哪里,朕都会将你们找出来,到时,朕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本来,做为帝王,他本可以不用这样,可是,他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云溯一个机会,他看得出来,络络正在动摇中,她想离开云溯,虽然,这并不是她心里所想的,而现在,她要离开云溯最好的借口,最好的方法,就是成为他的妃。就算,就算络络回到他身边只是为了躲避另一个人,他也认了,他相信,如果她在他身边久了,她一定一定会爱上他。而云溯呢,如果可以,他也想放手,毕竟,他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可是,爱情这个事情,他,也控制不了啊。所以他选择这样,他也相信,他这样说了,云溯也不会在大典之前轻举妄动,云溯是怎么样的人他知道,所以,他就采取了这样一个方法。

“好,我答应。”云溯说道。

云翼抱起因他们的对话已经一片茫然的沫沫。连同她手上的包裹,转身向晚情宫内走去。当看到沫沫手中包裹的那刻,他的心,像被扎进了一根刺。她,就这么想离开他吗?也许,他应该感谢皇后,虽然,皇后的目的并不是这样,可是,如果没有皇后来暗示他,只怕,只怕,眼前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子就会从此从他生命里消失吧。想着想着,他抱着沫沫的手不由缩紧。

他们身后,红衣的云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就这样被自己最敬爱的兄长带走,心里也猛得搐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