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0章 神秘的云翼(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悠闲?拜托,我都要被闷得发慌了。”沫沫郁闷地说,一想到这几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里,就把刚刚被翼吓了一大跳想要找他算帐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忙不迭地向他诉苦,在她正破口大骂那个皇帝的时候,她没看见翼脸上那快抽搐的表情。

“你说,那个皇帝是不是病糊涂了啊,无缘无故把我叫到这里来,叫就叫了,什么事也没有,害得我现在只能整天在这里坐着,无聊地都要发霉了。”沫沫有些丧气地坐到一边,不停地抱怨着。

翼的头上显然已经挂满了黑线,他真的有些后悔来这里看这丫头了,本来他是觉得这丫头很有趣,她很天真,对任何人都不设防,这,在这个你争我夺,各怀鬼胎的宫里已经很少见了,在这个皇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他死呢,在众人面前,他永远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撒手西去,大概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的病是装出来的吧。照例说,那天在避雨的时候,这丫头看到了一个正常状态下的他,他是应该一剑抽出,刺死她的,只有死人才是最好的保密者,不是吗?可是,在动手杀她的那刻,他犹豫了,他还是放了她。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脑海里就有这样一个念头闪过,她,不会出卖他的。当时他自己也很奇怪,自从那个女人背叛他之后,他不是下了决心永远也不再相信女人了吗?可是,面对一个刚认识不多久的丫头,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是如此信任她?

宣旨将她召来,本来就想让她去竹院的,可是,那样也太引人注目了,毕竟,他就连皇后,都未曾让她进去过,如若让后宫其他的妃子知道了,只怕这丫头到时候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那些女的,平时在人前就是温柔贤淑,人后呢,却有着谁也比不上的蛇蝎心肠。

所以她才到一半,他就派了别的太监让那老太监带她去他平常不住的寝宫。隔了好几天,好容易空下来了,他就急急地跑来看这丫头,虽然自己在心里一直埋怨自己,不就是个丫头吗?干吗要为她担心??可是他又说不清自己内心个的感觉。

曾经以为,在她那赤裸裸的背叛后,他,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女人,可,可为什么她,可以让自己那么轻而易举地相信她?如果再被背叛呢?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只怕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络络,你不觉得这样说皇帝有点不太合适?”翼抛开了自己的想法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和络络在一起,他就是感到很轻松。

“有什么不合适的?”沫沫,哦,不,现在应该叫络络了,“不经过人家同意就下什么圣旨,硬把人家带到这里一个人郁闷了这么多天,喂,你说,那个皇帝是不是这里病得有点那个拉。”络络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看着翼。

“噗”的一声,翼差点被正喝着的茶给呛死,他不停地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才把自己的怒气给强压了下去,没当场爆发。其实在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以前两次的相遇情况来看,这丫头有很多话都是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来了的,而且,那些话很可能会把人气个半死,不过,自己不就是喜欢她这样的个性吗?和以前那个人一样呢,不过,后来,都变了,什么都变了。

红色的长袍摆子一晃而过,云溯匆匆离去,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叫秦络络而不是林沫?这几天他想了很久很久,觉得还是要亲自向那个和沫沫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却自称秦络络的宫女问个明白,只要有一丝线索他就绝不能放过,他,一定要找到她。所以,在想清楚后,他一大早就来到了云娜的寒镜宫找人却被告之她已经被皇帝带走好几天了,于是他又匆匆赶到皇帝不常住的寝宫,却正好碰见那张日思夜想的容颜上满是不情愿地对着一个杯子在胡言乱语,他真想立刻就冲进去问个明白,却不料看见在她身后的柱子后早就藏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他的皇兄,当朝皇帝——云翼。他不敢贸然进去。只好站在屋外等着,却不料,听到了皇兄喊她络络,那两个字,犹如重锤,狠狠地,捶在他的心里。可,为什么,明明听到了自己最想问的事情,知道了那个“事实”,他的心里还会有那样的不甘,他,并不是一个多情的人,很小的时候,看到母亲日盼夜盼,期待父皇能不时来看看她,可,通常,等到的是一场心伤,每次看到母亲那欣喜地盼着父皇的眼神渐渐转为无奈的失落,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从那时起,他就发过誓,今生今世,都不会像父皇那样左拥右抱的,他要的是唯一,只对,一个人好。所以,他绝对不会喜欢上除了沫沫以外的其他女子了,可是,为什么在看到那个秦络络的时候,他会有跟和沫沫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到底,到底是哪里搞错了。

而屋里的两个人却丝毫不知他们的笑语深深刺痛了另一个人的心,不知道如果日后得知这件事,他们,是否会后悔?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们,只沉浸在他们的快乐中,以后的事……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翼每天都会来看沫沫,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看到翼的样子,沫沫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另外一个人的样子,每次翼叫她络络的时候,她的脑中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要是那个人能这样叫她沫沫,那该多好。可是,那,可能吗?

很多天过去了,沫沫一开始是怀疑,不过现在她肯说是肯定了,那个皇帝,绝对,绝对病糊涂,神经很不正常了,就这么把她搁在这了,让她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得要死,要不是翼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她,听她不停地抱怨皇帝,她能很肯定地说自己现在已经崩溃了,她大概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因为无聊而死的人,不过,她现在已经濒临崩溃边缘了,可是,她貌似没有注意到每次她破口大骂皇帝的时候翼的脸的变化。

云翼一个人躺在竹院的竹塌上,静静地听不远出竹林中生灵的欢闹,闻着空中传来的淡淡的清香,这几天,老是跑去那看那丫头,明明在她大骂皇帝是神经的时候,自己是应该生气的,不是吗?从小到大,有哪个人敢这么不知死活地去骂他?骂他简直就是和美好的生活过不去,可是,每次他都得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回应她,还要很艰难地出声表示同意,虽然每次回来就后悔不已,可是每到第二天他还是忙不迭地跑去看她,这真让他有些抓狂,他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受虐狂了。

“皇上!”身后突然冒出一个黑影。正是那天在亭中出现的男子——影。

换成别人,肯定会被这突然冒出的人给吓个半死,可是,眼前的人却没有,也许是长期装病的缘故,翼的脸色总是那么苍白,可,显然,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查得如何?”翼懒洋洋地问道。

“恕属下无能,只知道秦姑娘是在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宫里的。”影单膝下跪,“而且,而且,是出现在皇后娘娘的宫里。”

“皇后?”翼听了感觉很奇怪,“难道跟皇后有关系?”

“这,属下并未查出,秦姑娘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没人知道她的来历,还请皇上对此女小心为妙。”影很忠心地建议道。

“这个,朕自有分寸,还有别的事吗?”

“还有,就是有件很奇怪的事情,望国来的使者这几天正到处派人在城中查访寻人。”影说道。

“寻人?”翼眯起眼睛,“望国使团有人失踪?”

“不是使者,好象,是一个小姑娘。”影道。

“小姑娘?朕可不记得使团里有什么小姑娘,难道……”翼有些促狭地笑了起来,“人说那望国烈王爷可是不近女色,这次怎么会千里迢迢地带一个小姑娘来我南临。”

“这个……”影面有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就下去休息吧,有无殇在旁边就行。”翼挥挥手示意影下去,“那南宫烈的为人朕清楚得很,朕刚刚不过开个玩笑。”

翼转向影,收起刚还挂在嘴边的笑容:“务必尽快查出那个小姑娘的真实身份,这次的谈判,朕要它正常举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