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9章 再遇(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好,够爽快,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拉!”沫沫高兴地说道,心中疑惑顿减,没错,这个男子就是那日在亭中认识的家伙,沫沫走的时候是告诉了他真名,和这家伙在一起,沫沫没来由地感到全身一阵放松,暂时忘记了之前碰到云溯的不快。”

男子微笑着看着沫沫,她,和别的女子都不一样呢,不过,他很喜欢她这种性格,待人接物都出自真心,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交朋友,不像平时在他身边的那些女子,看上去,娇弱不堪,可心眼,确是歹毒异常,她们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这样的事了。

“你在想什么呢?闷闷不乐的。”沫沫跑到男子前面,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没什么。”男子回过神来,“只是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罢了。”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你总不希望我叫你‘喂’吧?”沫沫说。

“叫我翼吧!”男子轻轻说道。他抬头望着天,天边,是绚烂的火烧云。

沫沫看着面前这个男子,白衣胜雪,双手靠在背后,眼神专注于天边,突然心里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这一幕,好象,好象曾经发生过,翼的背影,好熟悉,好熟悉……

夕阳渐沉,不一会儿,天空只剩下蒙蒙的灰色。

“我想,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沫沫说。

翼点点头:“是不早了,你的确应该回去了,无殇!”翼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便翻身跃到他们面前。“送秦姑娘回去!““是!”

又走了好久一段路,沫沫终于看到了“寒镜宫”那三个又可爱又亲切的大字。无殇只送她到离寒镜宫不远处便走了。沫沫累得只喘粗气。不禁在心里骂道,这个该死的皇宫,没事弄那么大干吗啊,害得她大小姐走路走得累死累活的。

沫沫好容易进了寒镜宫,之前跟云溯碰面的场景突然又浮现在眼前,她不由苦笑了下,他和她,是不可能的,他们,毕竟不是同路人,她,来自千年后啊。不同的时空,不同的灵魂,他们,怎么,可能?再说,云溯,会是她命定的那个人吗?她可没忘记那个老爷爷跟她说的话,找到血玉镯的主人,那个与她约定今生的人,那个让她穿越时空的人。

“沫沫,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云娜急忙从里面跑出来,“你都去了哪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没去哪呢,只是到处闲逛了下而已。”沫沫并不打算把认识翼的事说出来。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能一身便服在宫内走动的人必定非泛泛之辈,沫沫虽然并不知道翼的身份,但她觉得翼的身份绝不寻常。

云娜很奇怪地盯着沫沫,她好象有心事呢,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了她,她明明看到皇帝哥哥的侍卫无殇在老哥面前带走沫沫,难道沫沫居然认识皇帝哥哥?可,这怎么可能呢?不过,如果他们是认识的,那事情就好办了,沫沫为什么会出现在宫里的疑团也就顺利解决了。

很简单啦,沫沫呢,当然是被皇帝哥哥请来的喽,她有些得意地看着沫沫,不说就不说吧,我照样猜到了,嘿嘿。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皇后妖娆的面容在昏暗的灯火下显得有些狰狞,“没想到啊,哀家真的是没想到呢,这丫头真的好本事啊,没想到,就连他也多她产生了兴趣啊,呵呵,呵呵。”

“皇……皇后,您,您怎么了?”云水伊有些害怕地看着皇后,此刻的她,真的有点恐怖啊,她只是看见一个小太监匆匆跑来在皇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在人前一向温柔大方的皇后居然就变成了这样,说真的,虽然,皇后是她的表姐,在她没入宫前,她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可,入宫后,皇后好象变了,变得让她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一不高兴就惹皇后生气了。

“哀家没事,你先退下吧。”皇后回过神来,挥手示意云水伊退下。

云水伊一走,皇后“啪”地一声,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摔到了地上,顿时,屋内一片狼藉:“呵呵,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真不愧是兄弟啊,不仅脾气,心性一样,就连喜欢的女人也一样吗?”皇后的眼中突然泛出一丝晶亮,一滴清泪滑落。她出身高贵,气质高雅,当年未入宫前更是艳压群芳,她自认自己就算再不济,也强过那个姓林的臭丫头千倍万倍,当年,她迫不得已虽然喜欢云溯,却只能入宫,而她入宫后,虽然贵为皇后,但她所谓的丈夫,当今的皇帝,却因一个不知来自何处的女子,从不在她宫中留宿,没事就喜欢跑去那个小院。以前,她并没觉得什么,因为她爱的并不是皇帝,即使那么多年,她喜欢的始终是云溯,皇帝的身体不好,她可是一直盼着皇帝早日死去呢,一旦,他死了,那放眼朝中,支持云溯的不在少数,这帝位,定是非他莫属,南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要是一个男人死了,他的兄弟是可以娶他的妻子的。可是,现在,他们居然都对一个来路不明,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产生了兴趣。因为云溯痛恨沫沫,那是因为她爱云溯,而因为皇帝痛恨沫沫,她,只是一时难平内心的怒气而已,就连她这个皇后,都未曾能踏足那个小院呢。林沫,哀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啦,说啦,你跟老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云娜一直在沫沫面前晃来晃去,“还有,好好地,为什么要叫秦络络?”

“哎呀,你不要问了好不好啊。”沫沫这时心里也乱得很,她对云溯的感情,怎么说呢,用一句诗来形容是再好不过了,剪不断,理还乱。

“可是为什么你下午跟老哥那么奇怪啊。”云娜叉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