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8章 偶遇(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你……你是谁啊?怎么突然冒出来,吓人啊!”沫沫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有点惊魂未定。

“你呢?”男子眯着自己的眼,懒洋洋地问。太有趣了,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你……你你……”沫沫指着眼前的男子,嘴巴张得大大的。眼前的男子白衣胜雪,黑如墨的长发也像他人一般懒懒地,只用一根同色的发带宽宽地扎着,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

“怎么了?”男子轻轻一笑,沫沫看呆了,晕死啊,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啊,而且,而且,那么好看的人居然,居然还是个男人!不过,幸好是个男人,不然,就凭他那样,一定会闹得天下大乱,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红颜祸水啊!

“那个,没什么……”想不到平时一向伶牙利齿的沫沫居然也有舌头打结的时候,“只是,只是你也……也太漂亮了点吧?”

“呃?漂亮?”男子一怔,呵呵,还真是有趣,不过,漂亮这个词,也可以来形容男人吗?

“你是哪个宫的?”男子眼睛一瞄,想不到宫里居然来了个这么有趣的丫头,应该是新来的吧。

不是吧,问我是哪个宫的,这宫里除了皇帝也只有皇子能进来吧?貌似这个国家的皇帝身体很烂,是个药罐子,这个,应该不是皇帝吧,那么,就应该是皇子喽?居然问我是哪个宫的?不是想强抢我吧?拜托,古代像这样年龄的男人家里老婆一大堆,我可没兴趣做小老婆,我知道自己是又可爱又迷人拉,再说人家以后可是要回去的……某人正畅游在自己的幻想中,孰不知对面那男子正一脸深意地看着她。

“你到底是哪个宫的?”男子有些郁闷再问了一遍,要知道别人一见他问话,那可是忙不迭地回答,可这个丫头居然还有心思想别的东西?不过,还真是有趣。

“我……要是我说我不知道你会相信吗?”沫沫终于从自己的畅想中醒了过来。自己真的是不知道嘛,我在的地方叫浣衣局,不是什么宫,她在心里偷着乐,这不能怪我哈,嘿嘿,不古,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一点吧。沫沫嘀咕着。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男人皱了皱眉,这丫头,摆明了是不想告诉他。

“我说,我不知道啊。”沫沫很天真地眨着眼睛。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原来你在这啊,快跟我回去吧,公公都急死了。”是菁菁,看到沫沫久久没回来,就出来找了。

“菁菁?”沫沫回头一看,真的是菁菁,哇,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去了。沫沫急急地想跑出去。

可,一只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她。

“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但,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那个男子定定地望着她。

“我叫秦络络。再见拉。”沫沫很调皮地吐里头吐舌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她居然说出了她的真名。她转身冲进雨里,拉着一点也搞不清楚状况的菁菁消失在茫茫雨帘中。

“秦络络?”站在亭里的男子嘴角钩起一抹浅笑,“有趣!”有多少年了?自从那个人走后,只怕再也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吧?

看着那个身影匆匆地拉着另外一个宫女离去,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雨帘中,他轻轻地说到:“我们还会再见!”

“皇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四皇子求见!”

“影!帮朕找到她!”

“是!”

沫沫浑身打了个寒战,背后升起一股凉意,可她没多想,是,是下雨的关系,对,一定是下雨。

“溯,这么急着来见朕,有什么事?”刚刚在亭里的男子,哦,现在应该称皇上,南临的皇上——云翼。

“皇上!”一直对着窗外的云溯缓缓转过身来,“望国来了使者。”

“朕知道,不知望国的使者可提出了什么要求?”云翼问得有点漫不经心,他很放心把一切事情交给云溯去做,因为他知道,云溯不会背叛他,这个皇位,本来,应该是他的。

“两国边境开通互市,双方商旅来往可部分免除边境盘查……”云溯还待说下去,可云翼打断了他的话:“这些小事,又何须向朕回报?溯,是不是还有其他事?”

“望国提出要求和亲!”云溯一见云翼看出了他的来意,也就直接说了出来。

“和亲,是哪位皇子?望国好象除了太子已经有妃,其他四位皇子都未曾迎娶正妃吧!”云翼说道。

“是的,这次求亲的是四皇子南宫勉。”云溯道。

“四皇子?”云翼皱了皱眉,“可这次望国派出的使者好象是二皇子南宫烈。再说按照望国的习俗应当是由长到幼啊。”

“据说那二皇子南宫烈不近女色,而且有谣言盛传其喜好男色,这应该是这次求亲的不是他吧!”云溯道。

“那,三皇子呢?”

“那三皇子自幼与望国镇西大将军之女有婚约。”

“这么说,的确应该是四皇子。”

“是的。”

“可,我南临只有一位公主,他们想要的是皇妹?”云翼望着窗外迷迷蒙蒙的雨雾,心里感叹道:“真快啊,娜娜也到了可以婚配的年纪了。”

“溯,你来找朕便是为了此事?”云翼走到云溯身边,“朕听闻那四皇子南宫勉一表人才,武功谋略不下于南宫烈,想来皇妹嫁过去也不错。”

“皇兄的意思……”

“就同意了吧,这对望临两国来说有益无害。”云翼道。

窗外,一个黑影迅速离去。

云娜急急地从御书房一路跑出,不管外面已经泼瓢般的大雨,只是伤心地往前跑着。脑海里不时萦绕着刚听到的话,她,她居然要去和亲,嫁给一个从不相识的人?不要,她不要。

不知跑了多久,云娜全身已经湿透,整个人站在雨里,瑟瑟发抖。

“菁菁,不是吧,这么大的雨诶。”沫沫看看外面的大雨,再看看自己手中的一大篮衣物,扁着嘴巴说道:“这么大的雨,还是不要送了吧?公主肯定会原谅我们晚点送去的。”

“沫沫。”菁菁看着沫沫一副超级不情愿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耐心地说道:“不管下多大也得去,沫沫。这是我们的职责啊。”

“去你的职责。”沫沫暗地嘀咕了一下,扁扁嘴。菁菁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

沫沫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说什么也不想出去淋这场大雨,她早打听过了,南临可只有一位公主,又叫云娜,既然云溯是四皇子,那么,这个云娜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云娜,以她和云娜的关系来看,就算送去迟了她也不会说什么的,再说,她和云娜好歹也相处了那么段时间,云娜是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为难别人的。就是,就是有一个顾虑,如果这时候送过去了,万一被云娜看到她在这,毫无疑问,她一定会告诉云溯,可她,现在最不想看到云溯,虽然已经有段时间过去了,只是,每次想到云溯,心里就会隐隐作痛。她不仅又埋怨自己,干吗老是想着他,那个好色之徒,表里不一的家伙!她真的要生自己的气了。

沫沫嘟着嘴扭头看往外面,只见泼瓢大雨中,站着一个人,忙说:“菁菁,菁菁,你看,那人站在雨中呢!”

菁菁随着沫沫所指的方向望去,急忙把手中的衣物塞在沫沫手中,匆匆跑出去:“姑娘,姑娘,快,跟我过去,这雨这么大,当心身子啊。”

云娜此刻已经被冰冷的雨水淋得没了什么力气,所以尽管她很不愿意,但还是被菁菁拖到了一边的走廊上。本来高挽的云鬓在雨水中早已被打散,凌乱不堪,衣服也湿嗒嗒地紧贴着她的身体,冷风一吹,她不由抖了几下。

“菁菁,她怎么了?”沫沫拎着手中的东西跑了过来,好奇地看着那个少女的背影,突然间,一种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云娜?

“娜娜?”她试探性地叫了声,眼前的少女缓缓转过头来,撩开散在额前凌乱的湿发。露出她那张苍白的脸颊,冻得铁青,毫无血色,却也难掩她的娇俏,真的,真的是云娜!

沫沫惊愕地张大了嘴,仿佛还是有点不确定:“娜娜,真的是你,你怎么了?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云娜看到沫沫,两行清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嘶哑着声音道:“沫沫。”

而菁菁呢?一看到云娜的脸,就立刻认出了这个在雨中淋得一塌糊涂的少女居然,居然就是娜娜公主,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地在地上磕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刚才居然没有认出公主,请公主恕罪。”

“砰砰砰”地声音穿透大雨肆虐的声音,空虚,寂寥。

沫沫忙阻止菁菁这种自残的行为:“菁菁,你在干什么啊,快起来啊,娜娜不会怪你的,快,快起来。”可,菁菁非但没听,还拼命地拉着沫沫和她一起跪。

“好了,你们就别闹了,我现在心情很乱。”云娜幽幽地说道。

沫沫忙阻止菁菁这种自残的行为:“菁菁,你在干什么啊,快起来啊,娜娜不会怪你的,快,快起来。”可,菁菁非但没听,还拼命地拉着沫沫和她一起跪。

“好了,你们就别闹了,我现在心情很乱。”云娜幽幽地说道。

沫沫不禁一阵心痛,曾几何时,当日开朗,活泼的少女居然成了这般模样,她还记得当时云娜离开云府的时候还是很调皮地对她说她还会回来看她的,可是,如今……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毕竟是堂堂南临的公主啊!

“好了,没事拉,没事拉。”菁菁终于停了下来,可是额上那深红的血痕证明她刚才磕地实在很重。沫沫不顾云娜浑身湿漉漉的,一把抱住她,轻声安慰着。

“公……公主,沫沫。”菁菁很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很奇怪,沫沫好象和公主很熟的样子。

“菁菁,怎么了?“沫沫回身问道。

“我,我们还是先把公主送回寝宫吧,公主得先换换衣服,不然,就要着凉了。”菁菁似乎优点害怕地说,她平时只在浣衣局里洗衣服,宫中的主子虽然都认识,可哪有靠得这么近过?

“恩,也对,我们先把娜娜送回去。”沫沫点了点头。却没发现菁菁的脸变得更白了。菁菁在心里叫苦,这个沫沫,也太不知轻重了,怎么可以随便乱叫公主的名字呢?可是,她又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

“不……不要,我不要回宫!”云娜惊慌着挣脱沫沫的手。

“云娜!”这下轮到沫沫吃惊了。

“我不要回去,不要。”云娜有些歇斯底里得喊出来,随后又是一阵低低的抽泣。

“娜娜……”沫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云娜到底有什么事,她一点也不知道,也就没有办法去安慰她,只能将她搂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肩,云娜在沫沫怀中无力地哭着,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沫沫……”菁菁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得忘记了自己头上的痛,天哪,这是什么状况啊,看起来沫沫和公主貌似很熟的样子诶。她都有点晕了。

“那么,既然不要回去,就先到我那去,好不好?”沫沫轻轻说道。

云娜点点头。

“菁菁,我们先把娜娜带我们那去。”沫沫扶着云娜往回走。搞不清楚状况的菁菁只能拎着东西跟在后面。

沫沫和菁菁的房里。菁菁帮云娜换好了衣服,心里庆幸还好自己本来要的就是公主的衣服,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要是拿自己的衣服给公主,那就是犯了大不敬了,而且,要命的是,这公主还不肯回去,就是去她宫里通知一声也不成。帮云娜换好衣服后,她就很识趣地退了出去,反正她留在里面也帮不上忙,沫沫和公主看来是旧相识,还是沫沫留下比较好。

“娜娜?”沫沫试探性地叫着。看着云娜满脸泪痕,她的心里还是蛮难过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