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7章 他到底是谁?(1/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内容报错

看着对面女子欢快的笑颜,她双手狠狠地绞着手中无辜的帕子。

“小佳,咱们先走!”云水伊猛一转身,上了轿子。

“郡主,不用教训她吗?”小佳和奇怪地看着自己的主子,不冲上去狠狠地扇那个狐狸精一个巴掌,再叫人毒打一顿,实在不像是珠子的作风。

“谁说不教训?街上人那么多,本郡主不易出手。”云水伊在轿里轻轻说。

“那,郡主的意思是?”毕竟跟了主子那么久,小佳很快就意会了。

“不错!”轿子里传来云水伊狠毒的声音,“那样未免也太便宜她了,本郡主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女人的嫉妒心,居然可以到达如此险恶的地步。

“啊!”沫沫突然间感到一股寒意,不由抱了抱肩,好冷。

“小姐,你怎么了?”正跟着沫沫逛得不亦乐乎的小诺发现了沫沫的不对劲,急忙问道。

“你有没有感觉到突然很冷啊?”沫沫问小诺。

“冷?”小诺很好奇地望了望天上高照的太阳,“现在才中午,应该很热才对啊,小姐,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咱先回府吧!”

“那,好吧。”沫沫破天荒地没有对小诺的建议提出异议,要知道,好容易才出来逛一次街,大好时光啊,沫沫怎么会那么轻易答应回府呢?

可现在她莫名地心慌起来,感觉,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咳咳……”云溯正安然地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喝茶,突然不知怎么回事,心突然有点慌慌的。他只好放下手中的茶,走到窗前。

窗外,风景旖旎,满目青翠。

突然,一个人影冷不防蹦进了脑中,林沫,那个他从望国带来的小丫头,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她了呢,他,突然发现,自己,自己居然还蛮想她的,最近事情太多,皇兄又因为那个该死的女人而病,他一回来便忙得团团转,他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那个小丫头了?

沫沫和小诺闪进云府后面的小巷,不知怎么回事,沫沫心里很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小诺,咱们走快点,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沫沫说着加快了脚步,心里的不安隐隐扩散,她得快点回到云府,或许,今天的偷偷出府就是一个错误!

“慢点吧,小姐,等等我啊!”小诺在后面一路小跑。

“小诺,快点!”沫沫回头看着落下好一段的小诺,冷不防撞上了一堵肉墙。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沫沫忙不迭地道歉。

正想往前走,再走几步,就可以到云府了,她应该心安才对,可,为什么,心,却越来越慌?

“呦,小娘子,这么快就要走吗?”一个恶心的声音从头顶飘来。

沫沫抬头一看,两个猥琐的男子正色咪咪地瞧着她,眼里掩饰不住那肮脏的想法。

不是吧,沫沫很小心地后退了一步,她一小女生,怎么斗得过这两个男子?还是乘机快溜吧。

“想跑?”其中一个男子猛地闪到了沫沫身后,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姐!”小诺惊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大哥,今天看来咱俩的运气还不错,两个小娘们,都很标志啊,你看,我一看就忍不住……”拦在沫沫后面的那个猥琐男伸手想去摸沫沫的脸。

“啪”的一声,沫沫狠狠地反手打了那个男子一巴掌。

“臭娘们,居然敢打你大爷,今天就让大爷我好好教训你一下。

“大哥,那边的小妞也抓来吧,咱兄弟俩一人一个。”

“好!”另一个猥琐男大跨步向正急忙赶来救沫沫的小诺走去。

“你们两个坏蛋,快放开小姐!”小诺很忠心地想跑来救沫沫,可两个弱女子怎会是他们的对手?

沫沫拼了全力向那个去抓小诺的猥琐男撞去。

“他奶奶的,你个贱人,敢撞大爷我,欧文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被撞倒的男子一把扯住沫沫的头发,“啪啪”两声便是两个耳光。

疼,脸上火辣辣地疼,可沫沫还是忍住了快要掉下的泪水,回头大喊:“小诺,快跑,找人来救我!”

“糟糕。”先前拦住沫沫的男子急忙追上去,还一面对另一个男子说:“大哥,看好这个娘们,可别让她跑了,我去把另一个追回来。”

小诺一开始还是想跑去救沫沫的,可是却看到一个男子甩了沫沫两个耳光,接着沫沫就让她快跑,她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只见其中一个男子想她跑来,急急地往回跑。

沫沫的做法是对的,如果小诺也被抓了,那这下,她就真的完了,难道,自己内心的不安是因为如此吗?可是,脑海中隐隐感觉更危险的,还在后头。

“真他妈的晦气。”刚追出去的那个男子气冲冲地跑了回来。

“二弟,那个臭娘们溜了?”一直留在原地看着沫沫的哪个男子说,“那,我们还是带着这娘们快走吧,反正,本来就只抓她一个。”

“砰”的一声,云溯狠狠地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说,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见的?”他本想来云府看一下沫沫,可得到的却是沫沫失踪的消息,不由气上心来。

“少爷,当务之急还是找到林姑娘要紧。”一直沉默不语的关伯发话了,虽然云溯贵为王爷,可私底下关伯还是喜欢管云溯叫少爷,这样,显得特别亲切,对关伯,云溯还是很敬重的,不仅是因为关伯自外公一代起就管理着云府,更重要的是关伯很忠心,一言一行皆在为云府考虑。

“依关伯之见,沫沫会去哪呢?”云溯问道。

“林姑娘是一个好动,活泼的女孩,这点,倒跟小姐很像,关在云府那么多天,想必是偷偷溜出去玩了,估摸着这会儿也该回来了。”关伯道。当然,他口中的小姐,就是云娜。

“希望如此吧。”云溯轻轻吐出一口气,转身出门。可,刚出门————“王爷。”一个人一见到他,便跌跌撞撞地向他奔来,是小诺。

云溯一见到小诺,心里突然一阵不安,难道,她出事了?

“王爷,求您救救小姐。”小诺哭着在云溯面前磕头。云溯心里一惊:“真的出事了!”

“说,到底怎么回事?”云溯一把抓起小诺,小诺哭着向云溯讲述了所遭遇的事情。云溯飞掠出门:“该死的家伙,最好你们能保证那丫头还没事。”

“这,这是哪里?”沫沫只记得自己被两个男子拦下打晕,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黑屋子中。

“皇后,为什么不让我找人好好教训那贱人?只要她……”云水伊很不服气地看着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茶的女子。那女子只轻轻地斜乜她一眼,就让她硬是把自己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

“在还没确定老四对丫头的态度之前,我们可不能轻举妄动。”坐着的女子依旧喝着茶。

“可——”

“好了,你先下去吧,还有,把你带来的那两个人也带走,本宫看着就恶心。”

“是。”云水伊只好退下。

“云溯,本宫很期待你的表现呢!没想到你这个人居然也会有感情,哼,你当年对本宫说的话都忘了吗?还是,那只是拒绝本宫的一个借口?”

“怎么会,怎么会?”云溯一拳打在一旁的墙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他几乎已经派兵搜遍全城,可就是没那丫头的影,她会去哪里?现在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乐观,说来她也被劫了两次了,可毕竟上次是他,他没有伤她,还把她一路带回,并安排她住在雪园。可这次呢,她是否也能向上次那样幸运。该死的,他真不应该把她一个人留在云府,害得她无聊到偷偷溜出去。要是不溜出去,现在,她一定好好地站在自己眼前吧?记忆中,初遇时的沫沫,路上的沫沫,她的一颦一笑都浮现在云溯脑海中,可,人却已经不见。

“小丫头,长得还不错呢!”皇后笑着来到沫沫面前,此刻,沫沫已经被带到了皇后的内室。

“笑得好假!”沫沫在心里嘀咕着,“这个女人,穿得那么好,一定非富即贵,自己貌似没得罪什么大人物啊。最近真是流年不利,莫名其妙地被劫持两次。不过——”沫沫四处张望着。那两个把她绑来的猥琐男,好象不在诶。不过还好,如果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是那两个人,自己就处境堪忧了。

座上的女人像是看穿了沫沫的想法,轻轻抿唇一笑:“放心吧,小丫头,只要你乖乖听话,你不会有什么事,否则……

“我很听话的拉。”沫沫忙不迭地点头。我小女子能屈能伸,还是先保命要紧。

“那你先下去吧。”女人轻轻一挥手,就上来两个丫鬟,将沫沫带了下去。

“云溯!”皇后眼里蹦射出两道凶光。

“什么?沫沫被劫持了?”云娜急得一把抓住云溯的手。

“是的,而且,我几乎搜遍了全城,也没找到她。”云溯疲惫地坐在一边,连日连夜的寻找,沫沫却仍不见人影,他真不敢想象沫沫现在究竟遭遇了什么。

“怎么会?沫沫来这才几天啊!”云娜急得在屋内直跺脚。

“如果让我抓到那些家伙,我会让他们不得好死!”云溯狠狠的说。

“好无聊啊!”深夜,沫沫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空荡荡的走廊的栏杆上,她终于知道了把她抓来的那个女人,她,她居然是,居然是这个国家的皇后。怪不得长得那么漂亮,又穿得那么好。可是,皇后抓她干什么啊,貌似她在这个国家没得罪什么大人物啊。被抓来也有几天了,皇后什么都没让她干,还吩咐她只要不出她的栖凤宫,她爱往哪就往哪,这个皇后,到底想干什么?沫沫闷闷地想着。

“呜呜~~~”一阵抽泣声隐隐传来。

沫沫身上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里暗想:“不是吧,据说皇宫里冤死的人特多,不会是冤鬼来索命的吧。55555555,千万不要来找我啊,冤有头,债有主,害你们的人现在正睡着呢,就是那了啊,嘿嘿。”沫沫干笑着,用手指了指皇后住的屋子,既然有本事当上皇后,害的人肯定不少,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吗?

可是,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好象就在离沫沫不远的地方,那边有几棵大树,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奇心做怪,沫沫不自觉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不是有句话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吗?她又没害过人,应该不会有事吧。

沫沫蹑着脚,轻轻走过去,突然看到一道白凌突然出现,不由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小宫女两手抓着白绫,正要将自己的头往里面套。

“喂!”沫沫看清楚那是一个人,全然没了先前的恐惧,飞速跑过去,拼命将那个轻生的小宫女救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救我啊,就让我死了算了!”那个轻生的小宫女狠命地哭着。

“喂,年纪轻轻地就这么想不开吗?”沫沫生气地摇晃着已经有点失去理智的小宫女,“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想不开,非要寻死啊。你知不知道生命有多美好吗?”

“呜呜~~~~~~~~~~”小宫女此刻已经完全扑倒在沫沫怀里伤心地大哭着。

“别哭了,好吗?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呢?”沫沫看着小宫女哭泣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皇宫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地方,都要看主子脸色行事,想必这个小宫女一定有莫大的委屈。

“没人可以帮我的,你知道吗?我……我已经……已经毁了。”小宫女带着哭腔说道。

“毁?毁了?”沫沫有点茫然,“什么意思?”

“呜呜,你为什么要救我?就让我这么去了不是……不是更好?”

“好了,先别哭了,乖,姐姐在这里,有什么委屈就跟姐姐说啊,姐姐看看能不能帮上你。”沫沫轻轻地拍着小宫女的背,虽然她看起来跟那个小宫女年纪差不多发,此刻却俨然一个大姐姐的模样。

“没用的,你,你帮不了我的,呜呜~~~~~~~~~~~~”小宫女又一次大哭起来,眼泪浸透了沫沫的衣服,热热的,夜风一吹,却又传来一片冰凉。

“那你总得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憋在心里会伤了你的身体的。”沫沫一想,也对,现在她自己也是一个被劫持的人,连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又如何去帮别人,况且,这又是在皇宫,自古深宫多是非,一言一行都得小心异常,一不留神就会遭人陷害,万劫不复。皇宫,看似繁华,却也有它的阴暗处。

“我,我……”小宫女吞吞吐吐,声音因为之前的大哭已经有些嘶哑。沫沫静静地听着,她知道,这时候,眼前这个小宫女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一个静静的听者。

好半晌,小宫女才压抑住自己不平静的心情,张口说道:“是,是溯……溯王爷,他……”说到这儿,小宫女突然又激动起来,眼泪扑簌簌地直往下掉。

“别哭,别哭。”沫沫轻轻地为她擦去眼泪。

“你知道吗?溯王爷他,他强行要了我,呜呜……”眼泪像从悬崖飞泄的瀑布,怎么止也止不住。

沫沫手一颤,任她平常如何尖牙利齿,此刻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能轻轻拍着小宫女的背,为她悲哀。古代的女子把自己的清白看得比命还重要,也难怪这个小宫女会如此想不开。

看着眼前伤心哭泣的小宫女,沫沫心中对那个所谓的溯王爷,恨之入骨。眼前的小宫女年纪不会超过15岁,他居然,他居然……

不过,溯王爷?怎么听起来有点怪啊。

一夜无语,漆黑的夜幕零零落落地挂着几颗暗淡的星星。

又是一天过,沫沫睁开沉重的眼皮,天,已经大亮。想起昨晚碰上的小宫女,沫沫的心就不由得变得沉重,若是在自己的那个时代,像那小宫女一般大的应该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在这个时代,她却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去伺候人,被主人欺负了也不敢声张,只能自己咽下苦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